不破楼兰终不还:楼兰招惹谁了,为什么古人总想“斩楼兰”?

浏览:2005   发布时间: 09月02日

席慕容曾写过一首《楼兰新娘》,为“我的爱人曾含着泪,将我埋葬;用珠玉用乳香,将我光滑的身躯包裹;再用颤抖的手,将鸟羽,插在我如缎的发上... ... 有谁,能把我重新埋葬,还我千年的旧梦。我应仍是,楼兰的新娘。”

席慕容的这首凄婉的诗词,把如梦如幻的楼兰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。而在这作品出现之前,也就是1981年的时候,中科院考古研究所曾在新疆罗布泊发现了一个距今有3800年的楼兰女尸。当考古工作人员揭开女子脸上的布巾,他们惊奇地发现,这个美丽的姑娘,没有被岁月所侵袭,脸上仍挂着那如梦如幻般的微笑。

考古的发现,再加上凄婉的诗词,人们再一次将目光放在了沉睡几千年的楼兰古国,那是一段凄婉且无奈的战争时代。

楼兰,位于西域,去长安六千一百里,人口一万四千人,精兵不过两千九百余人。这样一个小国,却夹在了汉朝和匈奴之间。经过文景之治,到了汉武帝时期,汉朝的经济和兵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。而汉武帝又是一个很强硬的皇帝,他不喜欢以“和亲”这样的软弱方式来换得稳定。

所以,在他为帝期间,从马邑之围的试探,到汉匈之战的爆发,汉武帝对匈奴一直是采取着打压和驱逐的强硬手段。正是因为汉朝对匈奴的用兵,以及要凿穿西域,把西域一带控制在汉朝的手中,打造出一条丝绸之路,汉朝才十分重视楼兰这一小国。

楼兰是西域最东边丝绸之路上的小国,无论是开丝绸之路,还是用兵匈奴,楼兰都无法避免。而汉朝想要控制楼兰,匈奴也要插上一脚。毕竟,楼兰不仅能够为匈奴充当耳目,给匈奴争取出兵的世间;还能够为匈奴提供物资。

这么一来,夹缝中的楼兰,无论是倾向哪边,都会受到另一方的打压。所以,在元封三年,楼兰被汉朝击败,楼兰王也被汉军抓到了长安。无奈的楼兰王面对强势的汉武帝,他只能投降于汉朝。可是,楼兰王被汉武帝放归,前朝刚踏上楼兰的国土,后脚又被匈奴给袭击了。

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楼兰王悟了,既然我惹不起你们,那我两边称臣可以了吧,你们谁先过来,谁最需要我楼兰,我楼兰就先倒向谁,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考虑以后。所以,楼兰王将儿子安归送到匈奴为质;将次子尉屠耆送到长安为质。正是因为如此,楼兰曾过了一段比较安稳的时间。

但再公元前92年时,楼兰王病逝,匈奴趁机将质子安归送回楼兰。因为安归在匈奴的时间很长,比起汉朝,安归更倾向于匈奴。所以,安归为楼兰王的时候,曾多次杀害了汉朝的使者,楼兰也彻底倒向了匈奴,成为了汉朝的心腹大患。

为了铲除这一心腹大患,骏马监傅介子站了出来,他说服了霍光,以原班人马奇袭乌兹,试图改变匈奴控制西域的情况。经历过一次出使后,傅介子对西域的情况都有了大致的了解。所以,这一次出使西域的时候,除了只带了三十余人,还带上了黄金白银。

到了楼兰,安归这位楼兰王对傅介子十分的不客气,根本没有迎接的心思。对于安归,傅介子也知道他的心思。所以,他没有急着进去,反而让楼兰的士卒去向安归禀报,说汉帝的赏赐到了,让安归前来领赏。而且,为了让安归能够出现,傅介子还让人带着黄金白银转了几圈。

终究是心中的贪欲战胜理智,安归最终出现在了傅介子的面前,而且还大宴傅介子等人。傅介子能够作为使团的首领,他的口才和胆量自然不差。很快,安归就被傅介子说的心花怒放,就连酒也喝了不少。

酒过三巡之后,傅介子密语安归,说汉帝还有一份密旨要传给你,随后要当面给你。或许是被傅介子灌得失去了戒心,亦或者是被黄金白银占据了理智,安归稀里糊涂的便进入了傅介子的营帐。当安归踏入营帐的时候,早已准备多时的傅介子直接把安归给枭首了。

安归一死,楼兰就宛如一堆散沙,傅介子很快就控制了楼兰的局势。楼兰被汉朝占据之后,汉帝把楼兰给改为鄯善国,还让在长安为质的尉屠耆来担任国王。尉屠耆亲汉,又多次请求汉朝屯田,而且汉朝还在这里设置了伊循都尉等。由此,汉朝终于在西域站稳了跟脚。

其实,楼兰并没有错,也没有招惹谁。若真要说她错,或许就是因为楼兰国弱兵微,夹在汉朝和匈奴这两个庞然大物之间,楼兰的生存环境很艰难。

而唐朝诗人王昌龄的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,李白的“愿将腰下剑,直为斩楼兰”,以及杜甫的“属国归何晚,楼兰斩未还”等,并不是说中原的百姓对楼兰有多恨,而只是一种用典的手法。

毕竟,唐朝对于开拓疆土,建功立业等都很热衷,而傅介子单枪匹马斩楼兰王安归,一人破一国的勇气和胆量让人们佩服,而汉朝凿穿西域,开疆拓土的行为也让人震撼。所以,这才有了唐朝诗人们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感叹。

主营产品:畜牧养殖机械配件,包装清洗机,绞肉机,储运罐、贮罐